PO18文学 > 都市小说 > 云铮沈落雁 > 第991章 刀子嘴,豆腐心!

第991章 刀子嘴,豆腐心!

    云铮没有马上回答伽遥的问题。
    在伽遥疑惑的目光中,云铮起身来到她面前。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
    云铮一指戳在伽遥脑门上,“你当我闲得很?还一直守着你?”
    伽遥羞恼轻哼:“那你怎么趴在这里睡着了?”
    “我来看你还有没有气!”
    云铮瞪着伽遥,“要是你死了,我正好顺路把你带回朔北安葬了!你是我的侧妃,怎么着也要葬在我大乾!”
    听着云铮这话,伽遥却是一点都不生气。
    她心中明白,云铮就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    刀子嘴,豆腐心!
    “我哪天若是真死了,你还是把我葬在北桓吧!”
    伽遥吃吃一笑,半开玩笑的说。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
    云铮瞪伽遥一眼,“你都死了,想葬在哪里,还由得了你?”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由着我一次啊?”伽遥不满的看云铮一眼,又问:“我到底怎么了?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?”
    云铮挨着伽遥坐下,淡淡道:“你得绝症了,时日无多了!别管北桓这些破事了,跟我回朔方,过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吧!”
    绝症?
    伽遥哑然失笑。
    “我要是得了绝症了,你还能这么跟我说话?”
    伽遥笑吟吟的看着云铮,脸上带着几分调皮之色。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    云铮撇撇嘴,“你别以为我是个多情的人,我堂堂一个靖北王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你以为我会在这颗树上吊死?”
    “是么?”
    伽遥莞尔一笑,偏着脑袋看着云铮,“可世上只有一个我啊!就算你再找一千个女人,也没有一个是我啊!”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    云铮语塞,过了好半天才再次一戳伽遥的脑门,“我发现你这个人就是,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!”
    你不一样么?
    伽遥不以为意的笑笑。
    “我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伽遥收敛笑容,认真的询问。
    “操劳过度,气血两虚!”
    云铮白伽遥一眼,“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,妙音说了,就你这样,能活过三十岁就算不错了!”
    伽遥哑然。
    三十岁么?
    自己才二十一岁而已。
    这不还有八九年时间么?
    再不济,也有个三五年的时间吧?
    那……也不算短啊!
    三五年的时间,可以做很多事的!
    正当伽遥低眉自语的时候,大帐的帘子突然被掀开,其其格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。
    “公主,你醒了?”
    看到苏醒过来的伽遥,其其格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。
    “刚醒。”
    伽遥轻轻点头,“在我昏迷的时候,军中有没有大事发生?”
    其其格端着汤药上前,“公主昏迷不醒,不就是大事么?”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
    伽遥笑瞪其其格一眼,“我是说,蛮族的那些溃兵,有没有袭击我们那些部落?”
    虽然蛮族大军被击溃了,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    万一那些蛮子不往蛮族领地逃跑,反而去袭击草原上的部落,搞不好会给那些部落带去很大的伤亡。
    “没有!”其其格摇头,“目前没有任何部落被袭击的消息。”
    伽遥闻言,这才放下心来。
    “行了,少操心点这些事。!”
    云铮站起身来,又叮嘱伽遥:“喝了药以后好好休息,晚点我再跟你说点事!其其格,看住她,她要是乱跑,本王唯你是问!”
    不待伽遥和其其格说话,云铮便迅速离开。
    看着云铮的背影,伽遥不禁暗暗气恼。
    蛮横霸道!
    自己就是身体不舒服,他凭什么不让自己乱跑?
    其其格看伽遥一眼,“公主,我先喂你喝药吧!”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
    伽遥从其其格手中接过汤药,“咕咚、咕咚”几口就将汤药喝下肚。
    其其格从伽遥手中接过汤药碗放下,笑吟吟的问:“公主有没有觉得这汤药有点不一样?”
    “不一样?”
    伽遥不解,“哪里不一样?”
    其其格哭笑不得,“公主难道没发现这药一点都不苦吗?”
    嗯?
    伽遥动了动舌头,“是没感觉到什么苦味,好像还有点甜……”
    她刚才喝得太快,也没特意去品尝这汤药是什么味道。
    其其格这么一说,她才意识到,那汤药好像确实跟以前喝的汤药有些不太一样。
    她以前喝的汤药,只有苦和很苦之分。
    唯一不苦的药,也就在那片悬崖下面,云铮给她熬的金银花水。
    其其格微笑,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油纸包打开,“公主看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油纸包里面,是一些晶莹剔透的小颗粒。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白糖?”
    伽遥惊讶的看着小油纸包里面的白糖,“这……这是云铮给你的?”
    除了云铮,好像也没人能拿白糖给其其格了。
    “嗯!”
    其其格点头,“之前这药熬好以后,靖北王亲自尝了尝,觉得太苦了,就拿来了白糖,让我加在汤药里面,还说可以补充能量什么的……”
    听着其其格的话,伽遥心中不禁一暖。
    “我昏迷的时候,他一直守着么?”
    伽遥低声询问。
    “倒也没有一直守着,不过大多数时候都守着。”其其格瞥了伽遥一眼,“公主,靖北王对你真的……挺上心的。”
    上心么?
    其其格应该是想说,云铮对自己提好的吧?
    说起来,云铮对自己确实算是很好了。
    除了在国家大事上面,其他的事,都不曾为难过她。
    “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    伽遥饶有兴致的询问其其格。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    其其格想了想,摇头道:“我也说不清楚,如果我们跟大乾没有以前的那些恩怨,他应该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但……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其其格突然停下。
    虽然她没有再说,但伽遥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    云铮是个有情有义的人。
    但对于北桓的人来说,他也不是个好人。
    确切的说,他应该算一个征服者吧!
    “行了,我先坐一下,你先去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    伽遥没有继续跟其其格讨论云铮是个什么样的人的问题,跟其其格讨论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    “公主,你还是好好休息吧!”
    其其格劝道:“军中真的没什么事的,你别太操劳了!你是不知道,你昏迷的时候,大家有多担心你……”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    伽遥展颜一笑,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休息的!目前,蛮族的威胁算是暂时解除了,我也确实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……”
    其其格心知伽遥的脾气,也不好多说,只能往帐外走去……
新书推荐: 励志人生 圈子圈套1:战局篇 房奴 愿天下有情人好聚好散 今天死敌也想反攻 珍惜你的工作 圈套玄机:职场案例解码 创始人 一个人的墨脱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