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热

    凌云风反过身子,死死拽住包袱。那鹰也不敢示弱,鼓扇着双翼,往天上直冲。巨大的力量都把凌云风抬离了地面。
    鹰的爪子太锋利,包袱被抓破了,凌云风摔了下来,东西也掉了一地。那老鹰的腿上挂着一个空荡荡的布袋子,飞走了。
    凌云风揉了揉疼痛的地方,瘸着腿把散落在河滩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捡了起来。
    忽然,他看到了一本书,他想起来这是贺若兰陌送给他的。凌云风慢慢翻开,发现里面竟然藏了一封信!他左右乱看,确定没有旁人,才把信打开来看。里面飘下来一张银色树叶和一片银色海苔。凌云风好奇地想把它们捡起来好好观察一下,结果他才一触碰,手指就被冻得僵硬起来。
    凌云风缓了好大一会儿,不敢再轻易碰它们,而是找了块大石头压住,免得被风吹走了。
    “这贺若兰陌,是要暗害我么?”
    凌云风展开信纸,想看看她到底写了什么。
    “凌公子,如果你是先打开信,那么恭喜你。如果你是先碰了那片树叶和海苔,那么希望你的手指没被冻掉。”
    他略微动了动指头,确实还能使唤。
    “你一定奇怪这是何物,它们都是修炼寒冰掌的灵药!”
    凌云风急不可待地读下去。
    “树叶来自雪山高原,海苔来自幽海深沟,服下它们,能改变身体的体质。否则,是没有办法练习下去的。”
    “可是这个不把舌头给冻掉吗?”
    凌云风喃喃自语道。
    贺若兰陌就像能未卜先知一样,在信后面继续写道:“放心,灵药的寒力只作用于肤外,口含是没有关系的。既然你救过我,那么这也算是报答你了,我贺若兰陌不会亏欠任何人。”
    他收起信纸,用包里的筷子夹住树叶和海苔,凌云风一咬牙一闭眼吞了下去。
    他感到一股冰流从头顶打通到胃底,一下子疲劳全无,神清气爽。而且凌云风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起来。
    他把手放在石头上,一运功,那石头表面竟然变成了一层冰皮。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药!”
    凌云风欣喜地想:“这样的话,只要我多加练习,寒冰掌一定可以大成的。”
    他望向苍穹中盘旋的苍鹰,笑着说:“贺若兰陌,谢谢你。”
    “凌兄!凌兄!”
    公孙瑾急切地呼叫着他的名字。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
    凌云风没见过公孙瑾如此惊忙,他一直都是个老成持重的人呐。
    公孙瑾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,差点绊个大趔趄。
    “凌兄,不好了!老牛他发高热了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这个消息太过突然,凌云风一时还没有醒过神。
    “那军中医官没有去诊治吗?”
    “别提了,医官那里缺东少西,没有足够的药啊!”
    凌云风一跺脚,骂道:“这些贪官污吏!”
    “走,带我去。”
    两人风驰电掣地赶回营帐,牛动武失去了生气,像一只烤地瓜一样躺在地上。
    “好烫!”
    凌云风摸了一把他的额头,牛动武的前额好似一只烧得火红的炭炉。
    “凌兄,想想办法,再这样烧下去他不死也得傻掉。”
    公孙瑾摇晃着凌云风的肩头。
    “等等,让我想一下……”
    “嘿!有门!”
    凌云风拳击掌心,说:“公孙,你赶紧再打一盆水来,能找多少布帕就拿多少来!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公孙瑾焦急地看了牛动武一眼,转身跑出了营帐。
    凌云风见公孙瑾走开,立刻蹲下,揭掉软踏踏地趴在牛动武额头上滚烫的帕子。他将这帕子在盆中吸饱了水,重新贴到额头上去,伸出右手,瞬间这帕子就变成了一块冰枕。
    这时营帐外也传来了公孙瑾的脚步声,凌云风立即起身撩起帐帘,从公孙瑾手中去过水和布,郑重其事地说:“公孙,我曾习得一退烧之法,但我答应过师傅不将此法给他人看。还请公孙兄暂且回避吧!”
    公孙瑾绞着手指,从空当里往里瞧了一眼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牛动武。凌云风看他犹疑的模样又追加了一句:“相信我。”
    公孙瑾这才点点头,自顾自地在营帐外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一圈圈地转起来。
    凌云风扒掉牛动武所有的衣服,将湿帕子一张接上一张敷遍了他全身。不一会儿,牛动武就被冰壳包裹起来,就和那些冰封在雪层下的原始人一样。
    化掉一块,凌云风就发功冻上一块,如此,折腾了一夜,牛动武的高烧终于退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啊~”
    牛动武醒了过来,还没心没肺地打了个哈欠。
    凌云风赶紧招呼候在门口的公孙瑾,公孙瑾一看牛动武面色如常,一巴掌呼在他脸上,骂道:“你不是自夸壮如牛吗?你差点死了知不知道!”
    牛动武挠挠头,仿佛在回忆说:“你说什么呢!我昨晚上做了个噩梦,先是在沙漠里被太阳在屁股后面追着跑,后来又掉进了一个大冰窟窿,可算是醒了。”
新书推荐: 励志人生 圈子圈套1:战局篇 房奴 愿天下有情人好聚好散 今天死敌也想反攻 珍惜你的工作 圈套玄机:职场案例解码 创始人 一个人的墨脱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