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0章

    第1800章
    阿牛先前过于高兴,一时之间也没有注意到慕容堇辰,如今听得声响,目光望了过去,落在了二人牵着的手上,愣了愣神。
    明知道阿牛娶了妻,月冉溪被慕容堇辰陡然牵上了手,也俨然能察觉到他的浓重醋意来,立时生出无奈来。
    这慕容堇辰怕不是醋做的,她和阿牛说上两句话,那酸意完全遮掩不住,几乎都快弥漫开来。
    她只得朝着阿牛温和地笑了笑,随意地瞥向了一旁颇为小心眼的皇帝,缓缓说道:“咳,阿牛,介绍一下,这是我夫君......慕......慕晨”
    当朝皇帝的名讳不好随意地透露出来,月冉溪的话音一顿,倒是干脆利落地凭空地捏在了一个名字出来,神情尤为自然。
    阿牛点了点头,憨厚实在地笑着,目光注视着眼前身形高大、气度不凡的男子,赶忙循着阿月的话意道:“慕公子和阿月真般配!”
    阿月生得漂亮又性子利落,应当是什么大门大户的小姐,而这慕公子又是一派气度不凡,与他们这种农夫人家完全不同。
    阿牛这般想着,也是实实在在地下意识发出了一声感叹来。
    这一声赞扬,立时让慕容堇辰原本沉郁不悦的心情顿时褪了下去,眉宇间甚至扬起了愉悦来,却也并未多说什么。
    正说话间,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,前头府邸厚重的大门乍然大开,阿兰探出头来,小心地抚摸着自己已然显出轮廓来的腹部,目光四下望了望。
    她正好瞧见阿牛与两位带着斗笠的身影站定在一旁说话,疑惑地询问出声道:“阿牛?怎么不进来?这两位是......”
    阿牛转过头来,看着自己的媳妇,赶忙走上前去,搀扶着她怀有孕的身子,热络地解释出声道:“阿兰,是阿月和她的夫君慕公子来了。”
    阿兰乍得听到这话,微微一顿,讶异地望了过去,正好与月冉溪对上了目光,愣神的功夫里头,赶忙一拍自己的憨厚丈夫,佯怒地催促道: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请阿月姑娘和慕公子进来喝杯茶!”
    听到阿兰的话,阿牛懊恼地一拍脑袋,后知后觉地招呼着二人进府内一坐。
    “阿月,慕公子,是俺傻了,让你们在外面站了这么久!”
    这府邸由阿牛一家人住着,偌大的庭院内收拾地相当利落干净,也很少有杂物堆积着,看着尤为空旷。
    月冉溪一路走过来时,注视着府内被打理得格外顺眼的亭台水榭,赞叹一声道:“阿牛,这宅子给你们当真不亏,收拾得真好。”
    阿牛的性子沉闷憨实,听得阿月的夸赞,也只会愣愣地憨笑着,反倒是阿兰的一张嘴尤为利落地应答着:“我们就随便收拾一下,都是乡下来的穷苦人,也不太敢住在这么好的宅子里头。”
    阿月的言辞之间尤为利落干脆,俨然便没有乡下农妇的感觉。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”阿牛赶忙应和着说道。
    月冉溪温和地笑了笑,摆了摆手,大大方方地示意道:“阿兰你们放心住着,没有你们,这宅子搁置着,也是染灰的命。”
新书推荐: 励志人生 圈子圈套1:战局篇 房奴 愿天下有情人好聚好散 今天死敌也想反攻 珍惜你的工作 圈套玄机:职场案例解码 创始人 一个人的墨脱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